不可燃。

这沈不归,一个写文的。还偶尔画画。还偶尔发刀,还偶尔出cos。。

瞎乱写个雷狮的理解

写一个对雷狮的理解

雷狮在我看来,他将一些常人所在意的感情,看的很轻,如同在第二季里大家因队友的离开而抱怨,他却是一句愚蠢。在他看来,离去的人是因为弱小。那不怪别人,是自己的弱小一手造成的。他可能无比赞成丹尼尔的那段佳话,可能也早就看穿了这场比赛。这让我想起师兄戏里写的,这个大赛本身就与他的名字一样,凹凸不平,高者自强,低者自弱。他一副冷漠的面孔,给予了人他时时刻刻都很冷静的感觉,或者是说他的内心让人没法摸索。

他不追求寻常,讨厌无聊的按步旧搬。要说给十个人一杯水,九个人都会把水喝掉,而雷狮可能会是那个不喝的人。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会用那杯水做什么。

要说起来他可能是一个理性大于感性的人,我想在他的队友陷入危险,只能救出一个的时候,他不会犹豫,不会优柔寡断。他要不就是选择卡米尔,要不就是选择对他帮助最大的那一位。

他傲气,这样说,他的傲气同等于他的能力。他强大,甚至我觉得他不该是大赛第四。因为他的智商不会低于卡米尔,他的力量不会低于格瑞,我是这样觉得的。他的傲气不是后天性的,而是天生的。他是个生来的王者,我敢说要他不去做那海盗而是做那统治者,他也丝毫不会逊色。并且他会惹得很多大臣生气也说不定,但是他绝对不会让人发生谋反之类的事。虽然要他留下继承王位实在是个荒谬的笑话。或许更多的体现在他的笑容。他的笑容里饱含的讽刺与眼神里透着的轻蔑,透露了他所认为的愚蠢。

现在来说说他对周围的人。
首先一定就是卡米尔,那个是他弟弟,并且是亲弟弟。我个人认为他一定对他的弟弟爱护有加,若不是雷狮,我不敢保证卡米尔的在大赛里能排名靠前。他不善于表达他对卡米尔的那种爱护,他只是想默默这样守护着吧。要说大赛里,最能牵扯他心的人,不是海盗团的别人,也更不会是安迷修,估计也就是卡米尔了,雷狮知道,带着卡米尔逃离雷王星,一定是重罪,抓到不会轻罚。可他依旧带在了身边,这是对卡米尔的信任,以及保护。重要的人要放在旁边看着才能安心。但对于同人衍生出来的,骨科,在我看来,是完全不可能的。雷狮即使猖狂,即使无序,可他基本的规则还是懂得,他两的感情,只限于保护,与亲情。他绝对不可能喜欢上自己的弟弟,毕竟对于他来说,那个是弟弟。

对于海盗团别的帕洛斯和佩利。
那不过是有用的棋子罢了,雷狮可能会不喜欢佩利冲动的性格。可佩利是个有用的人,较强还没大脑的人实在是好骗。利用这种人一下他又何乐而不为呢。
帕洛斯对于雷狮来说大不同于佩利。雷狮可能不担心佩利背叛。可帕洛斯可说不定,毕竟帕洛斯是个有脑子的人。并且能力也不弱。甚至可以说是强。所以对于帕洛斯,雷狮是有一定防范的。

后来就是安迷修。
再他看来,安迷修估计是个可笑的人。他一定觉得安迷修的想法幼稚极了。安迷修对于雷狮来说可能不是一个该提前防备的人。雷狮会选择先干掉自己前面的人。后再去收拾安迷修。他知道安迷修会是个对手,可他并没把安迷修放在需要攻击的主要位置。他没法理解安迷修为什么要替一些根本不重要的人着想。当然,他也不想理解。要说对象方面的话,我觉得这对cp的萌点就在于,相反的性格。或许安迷修真能打动雷狮也说不定呢。前提是雷狮得是个gay。

我们再来谈谈他对雷王星和梦想。
我推测雷狮不喜欢自己星球的制度,可能他觉得死板至极。没有丝毫的乐趣。要他待在雷王星,他可能不如去死。生而无乐,死亦求欢。他或许是个这样的人。当然他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,而且他的野心促使他去追寻梦想。他喜欢自由的无拘无束。他喜欢星空和大海。他喜欢无边无际的东西。那些东西没有界限,不能束缚。可能那是少有能让他顺心的了。

以上。个人理解,在每个人眼里的雷狮都不一样。请别用你的理解来否定我的认知。即使你是官方也一样。你给的设定是那样,可在我看来,他就是这样。没多大出入了。没屁放了,over。

早就说写拖了很久了xxxx

再次摸了篇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金。
上课摸鱼。

无题 01

#狐设诸葛,诸葛视角
#白亮,注意避雷。
#ooc,还丑极了,我还短打。
#串官方故事,情节若有缺陷请提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那之前,我不过是只狐狸罢了。我不知道自己来自于哪里,我生于何处,我又为何存在。是他告诉我,我为了自己。

青丘狐民,居于青丘,而也并非所有狐狸都为妖,修成人形。

我居住在这个无人问及的林里许久了。不过是只少见的九尾狐狸罢,当时也未曾修为人形,甚至认为自己的寿命不过短短十年罢了。过去了,也就过去了。

那日我在林间散步,不料撞上了狩猎的人类。是吓破了胆,哪只上来就是一弓穿破皮毛。见了血,我只得疯狂逃窜。最后恍惚间撞上一人影,完了吧,我这个十年都活不过的家伙。

可在昏迷间,依稀感受到温暖的怀抱。以及谁轻抚着自己的毛发,顺过去。令人舒适。我睁眼看见的不是天空,也不是树木,而是瓷瓦。想要起身却发现丝毫没有力气,想要呼喊也只是轻声的呜咽。他却听见了。

“小家伙醒了?”
我抬过眼皮打量了一翻上下,紫色的毛发少见至极,精致的五官与面容,会误以为是哪家达官贵人家的公子,风度翩翩,可一对耳朵暴露了他是个狐狸的事实。

这才得松口气儿,他继续用温柔的手掌抚摸着我的毛发,为我包扎了伤口,这人真是温柔到家了。

他告诉我,他叫李白,是青丘之民。回山的路上碰巧捡到只小狐狸,一时软了心,就把我带了回来。日后要是想住在这里就住下吧。

-这人是天使吧。
总之我是这样认为的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#好的01就等于写个序了
#之前说好写的脑洞。
#大纲看我空间♡

给沈无修小可爱的印象绘。重发一次,虽然我知道芦荟画的很像芦荟。

写个狐设诸葛的设定

为自己的私设写个故事。不做过多修饰了,不是文,就码个大纲。其中套有官方故事,诸葛视角

本是一个九尾狐狸,还未成人形。居住在青丘旁林子里。那日那紫毛狐狸将我抱回去,我得知他是青丘之民。他细心培育,教于我修炼百年,我得以化作人形。

可他说他要去那山下红尘世中闯荡一翻。便任由他去了。而黄帝战蚩尤,蚩尤死于青丘。青丘遭得灭顶之灾。我也为那幸存者之一,逃之山下。我不知那狐狸有回去找我或否。现在,我更该担心自己。身负重伤,虚弱之际,我见得一巨大的白鸟落眼前便晕了过去。

再次醒来时身置一屋内,我得知,是那凤凰见我晕过去后才带我回家疗养伤势。他告诉我,住在这里等伤势好了再走也无碍。在我生病发烧时也照顾的无微不至,是这般温柔的人啊。不得不说,比起狐狸照顾我的哪段时间里。这感情不知用什么话说来好。可能就是凡尘间所谓的喜欢吧。总之看见他时心里泛起的暖意是真的。
有天他和我说“你可知一人类女孩?名昭君,善于音韵,倾国倾城,乃当今公主。今日我有幸才得听那姑娘鸣笛一曲。”
后来他又告诉我,他或许是喜欢上那姑娘了。

伤势已愈,我自当也该离去了。他说随时欢迎我回去,可我还需要去找那狐狸。某日京内一小酒楼里,见一个熟悉的背影,我也随他而去。他便是我寻找已久的狐狸。我与他诉说,诉说那灭族之时,诉说那伤的疼,诉说那凤凰的温柔。

可当今皇上,为永生,下令补杀那凤凰。消息传遍了京城,自然我也得知了消息。与狐狸告别连日连夜去寻找那凤凰,拦下那追兵逼问踪迹,最终才寻得他所在之处。

可惜我赶到时为时已晚。他抱着昭君的尸体,兀自问道:“天地间,难道又唯剩独我了吗?”我沉默。只能为之哀叹。

那日他在林子里有寻着了我。他告诉我他愤恨啊。欲是要亡那天下。我试图开口阻止,却发现无言以对。留下的只有苦笑。

他杀便千军杀便万马。直到那涅槃之火焚了京城,我独自坐在山头俯视。他盘旋于京城上空。我听着那无辜人民的哀求。才淡淡开口。
“天下不独你一人孤寂啊,凤君,我还在。”

涅槃之火是凤凰最后的攻击手段,焚天之焰下生灵倒悬,最后引吭高歌着不朽的凤鸟化为了一枚卵。

我拾过,放入怀里。凤凰,这次轮我照顾你了。

想看细写的文吗。
让我懒会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