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燃。

这沈不归,一个写文的。还偶尔画画。还偶尔发刀,还偶尔出cos。。

温风依存 05

#我又来更文了,ooc和短打的。
#白亮cp向,注意避雷
#狐理设诸葛设定。凤求凰与狐白分别为两个人。
#主cp走向凤凰x狐亮
狐白进来当引线的叭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荒废的山庄,寂静无声,只剩乌鸦还在高歌。不见丝毫有者生还的意思。李白兀自望着残缺不堪的瓦房。那里曾是他的家,里面住着他和一个小狐狸。

   可现在这里只剩残砖断瓦。
“小家伙?你在吗?”
他悄声问道,随后又放大了音量。可惜没有人回应。
“你不是说等我回来吗?”
明知无人。

李白叹出一口长气。起身又步致涯边吹着凉风。轻风带起长发,散开来。他垂眸,似是懊悔,又似自责。无意注意到那涯边一点亮光,他拾过,是半边玉佩。不是什么上等玉料,却让他瞪大了眼。

这是诸葛亮的玉佩。是那次在集市上给他买的。既然在涯边捡到。那岂不是说那小家伙掉下去了?他从那高耸的悬崖向下望,如果掉下去。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活命。估计被摔成烂泥的可能性也有了。

他回到院里,看着这才开放的梧桐花。可许些有了开过的痕迹。
你是因为希望我回来,才让他绽开的吗?
嗯,我回来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转回诸葛视角。

     我再次睁眼,眼前又是那房瓦。我欲是要起身,可浑身疼的让人难以直起身子,双腿也动不了。困难的坐起来以后这才打量周边环境,让我明白,这不是在青丘。

       屋外人似乎听了动静,脚步声循序靠近。我闻声抬头,对上那对明眸,透着异样的坚韧,却比流水要温柔。他银发披散,着一身羽白。五官俊俏,从头到尾找不出丝毫不完美。简直是个可以用美结合俊俏来形容。

我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,他却过来把我又摁躺了回去。眉头稍稍一瞥对我开口
“谁让你座起来了,你现在还不能乱动。”
他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疑惑的目光,又道
“你好我叫李白,原型是一只凤凰。那日见你晕在树林里便捡回来抢救一翻,算是保住了你性命。”
李白?怎么又一个叫李白的。
“你好,我叫诸葛亮,恩人叫在下孔明也行。说起来我的哥哥也叫李白呢。”
由于没有办法确认和他的关系,也便称了哥哥。他思考了会儿,
“那你叫我凤君吧。”
我温婉回他一笑,“好的,凤君。”

我与他述说了自己的经历,灭族这种事,简直惨无人道。他也答应我,暂时住在这里,至少伤势痊愈。这段期间他会照顾我。

这样也算是我命大吧。算是捡回了条命。就先暂时这样吧。将来的事,再思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啊就先到这里叭,下次不定时更新。
车什么的。等我拖会儿...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