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燃。

这沈不归,一个写文的。还偶尔画画。还偶尔发刀,还偶尔出cos。。

(白亮)花开有时,重逢无期。这个真的不是刀子

李白x仙君

这个真的真的不是刀子,真的不是。真的不是

吧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他曾见师父擦拭着一套磨砂茶具,却不曾用其喝茶。
他曾见师父抚过一条发带,不贵重不繁琐。
他曾翻过书阁里的闲书,落下几行情诗,旁却有他人提笔。
他常见师父去桃林,坐在树下一人饮酒,酒后两行清泪随着苍老的面颊滑落。从黑发到白头。

他曾问过师父:“师父师父,你在干什么呢。”
“等人。”
“等什么人呢。”
他不语。恍惚间见过一行泛着银光的泪珠顺着苍老的面颊滑落。只有一瞬间,可那泪水剔透的动人,却冷彻心扉。

他不曾知道过自己师父的名字。他问过。不得而知。只知有人号他青莲居士。

直到那天下山。他遇上个有缘道人。虽说是个道人却仙气凛然。银发飘然,眉宇间透着不服人的傲气。眼神却又温柔的似水。一双眸子,便得摄人魂魄。

“噢?你师父?”
“我师父人号青莲居士。”
“那名呢?”
“这我不知道了。。师父这几十年间来就没提过自己名字。”
“不妨我告诉你?”
“好啊好啊!”

“李白。太白先生。不妨我再给你讲个故事?”

李白先生那日欢饮林间。他觉得这世上喝点小酒。在这林间与鸟儿作乐。便是世上最快乐的事了吧。或许是酒精的缘故,脑子有些晕乎。隐约看见前方桃树边一位佳人在卧。

已经是秋季了。哪还会有桃花儿开呢。可是那风一吹,花雨飘然。树下的佳人抬了眸子,修长的睫毛颤了颤。而花瓣儿落了满地。沾在他的发丝衣服。还有那碗酒中。

见得佳人的目光挪向自己,李白的心尖一颤。才见得那佳人启了薄唇。“谁允许了你闯入我的桃花源?”

这话问的他愣了。
“在下是闲来无事在林间转悠,无意间瞧见那桃树,甚是稀奇,到是不知已是这深秋十月。可还有桃花开?”
“你可知我的桃花从没有凋零过?”
他到是没说话,自个儿找了个地儿在那佳人一旁坐下来。
“喝酒吗。”

俗话说不喝不相识。
李白这才知那佳人叫诸葛亮。是管理这片桃园为天界整理人间一条条情丝的仙君。

“在下还从未见过仙人呢。”
“这不是见着了吗。”

“你们仙人都长这般好看吗。”
“你也不差。”

这样,基本李白天天都来这桃林寻仙君。而仙君也每天卧在那桃树上。与他饮酒,作诗。仙君送了他一具磨砂茶具,他说他喜欢李白泡的茶。每一滴,都包含了所有的清香,直到入口那香味才缓缓的从水滴里溢出来,在口中散尽。
“你修的是什么道。”
“无情,说来可笑。见证了一对对侣人,最是该多情的人。却偏偏是要修这无情了。”

修无情道之人就真的无情吗。答案是否定的。凡是人都有七情六欲。仙人也不例外。

“所以你不会对任何人动情对吗。”
李白问这话时心底里没底。不知自己声音都差点颤抖了。
仙君不言。他不敢回这话。他怕他否定了,会牵连这样一个凡人。他怕他动情了,又怕以后唯独他一人了。他又不敢说肯定。他怕他说过自己不为他人动情后,他会后悔。这个每天过来与他相伴的人。早早就成为了他活在世上百年间,唯一牵挂的东西了。

他早就习惯了孤独。因此他孤独了百年。李白不知。他出现在仙君眼前时,仙君的眼里已经溢满了泪光。仙君不指望过李白天天来找他。他只是,孤独的太久,寂寞了吧。

可是,仙君知道。人类的寿命,短短七十年。这七十年后已经没有东西可以给他牵挂了。

“为什么,不回答呢。”
“我不敢回答。”
“为什么不敢回答呢。”
“我怕动情。”

李白没有问下去了。只是捶过了脑袋。回眸时见到的是仙君的笑容。这个笑容依旧美入心扉,却透着一丝凄凉,是让人有些心疼了。

突然间李白扣住了仙君的脑袋,然后将唇瓣覆上了仙君的薄唇。一个温柔的吻落在仙君的嘴唇上。仙君也没有反抗,对这个突入其来吻有些惊讶。然后他被李白拐入了怀里,死死的锁紧了。

诸葛抬手抚了抚李白的背。他的一言一行,每一个举动,都是那样的温柔。像是对待一块易碎的玻璃。他生怕,他稍微的不小心,就会破坏这样的美好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李白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。他有些高兴,也有些不知所措,他只能搂紧了他。告诉他
“我也是。”

他和仙君作过几行诗。仙君写下秋风清,秋月明。可李白没有接下句。他笑了。只是卷起了这帘纸。

他说明天再来找他。他也说好,等他。
李白背过身后,仙君笑着点了头,却没看见仙君的眼里晶莹剔透的,全是泪水。然后,在一滴滴,顺着那白嫩的皮肤滑落。滴下后落入土中。生出了花。

李白再来,没有找到仙君。只有一棵桃花树。上面依旧开满了桃花,只是那树下的人儿,不在了。

日复一日。年复一年。他每天,都来桃树下转悠。他没有寻找伴侣。他只是在等。等一个仙人。等一个可能不会回来了的人。等一个说等他却自己先走了的人。等一个,他这一生爱了的唯一一个人。

花开有时,相见无期吗。

他接了下一行诗
入我相思门,知我相思苦,
长相思兮长相忆,短相思兮无穷极,
早知如此绊人心,何如当初莫相识。

“师父师父,你是不是叫李白啊?”
“小家伙,谁和你说的。”
“一个道长!很漂亮的道长。他长着长长的白发,眉间有一条粉色的纹吧?然后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桃花清香,还有还有,他眼睛是粉红色的,和桃花一样!!他还给我买糖葫芦了呢!”
“他有告诉你他的名字吗?”
“有啊,叫,猪..什么猪亮,亮什么来着。。嘻..忘了。”

这样啊,原来,你一直都在。

想到这里,李白笑了。即便被岁月风霜打磨过的脸上皱纹堆了起来。可他笑的是那样暖心,那样柔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补充
诸葛消失了桃花林的花没有凋零,表示,诸葛还在,并且一直都在,他隐匿在桃花林里,看着李白,每天来找他。可他不能出现,他想要李白忘记他。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值得和李白在一起。他也不想,李白的六十年,耗费在他的身上。他管理着天地的情丝,却切不断自己这一条。李白是凡人,他是仙人。李白该有自己的爱情,而不是耗费在他的身上。

所以他选择离开。但是当李白年已五十过头,饱经风霜,可能诸葛后悔了吧。可他却不敢出现在李白面前。

要说痛苦的还是诸葛。他有千百年的寿命,却只爱了61年。在没有认识李白的时候他可能已经习惯一个人了。可是,当他有了牵挂,李白走了,诸葛才是,那剩余的千百年。得一个人走完,心里难不觉得孤独。还要装着一个已逝的人。那才是最痛苦的吧。

最后关于开篇那条发带,是诸葛用来扎后面的小辫子的。有一日不小心落在了桃树下面却看见李白来了,没时间捡走了,于是就被李白捡走了。

然后多谢大家支持了

评论(1)

热度(34)